滚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滚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易VS韩馨蕴半年奖金请1个月外教没法更困难

发布时间:2020-03-04 03:34:36 阅读: 来源:滚丝机厂家

【中原经济网讯】六年前,中网还没有如今的钻石球场,那时的中央球场还是莲花球场;那时,佩内塔已然成名,但远非如今大满贯冠军荣耀加身般引人注目;那时还只有19岁的韩馨蕴,是名副其实的女网“小花”。

六年前的中网首轮,韩馨蕴和佩内塔在中央球场遭遇,结果“小花”以0-2完败;六年后,还是中网首轮,还是中央球场,韩馨蕴和佩内塔第二次对阵,在决胜盘率先破发的大好局面下,中国姑娘遗憾的以1-2落败。

六年间,两场比赛的结果一样,但看过比赛的人都知道过程有了很大的不同。

“她老了,我也老了。”韩馨蕴这样描述六年间的变化。的确,已经25岁的她,从年龄上来说已经很难再用“小花”来描述;而更大的变化,像比赛的不同进程一样,来自这背后她所经历的起伏和成长。

五年前在澳网,资格赛连闯三关的她险些在正赛首轮掀翻本土名将斯托瑟,那时仅仅20岁的她被所有人称作“天才少女”,前途不可限量。然而后来,她没能像人们期待的那样成为又一朵“金花”,世界排名一度跌出300位。低谷中的她心态不正,把网球视作一切,“钻进去没法看清”的她对很多小事敏感而易怒。

几年沉浮后,这个赛季韩馨蕴重新有了起色,不仅排名回升,场上各项技术的表现也有了改善。在武网和中网虽然都未能取得一场胜利,但所有人都觉得她变了,变成熟了。

在中网接受网易体育专访时,韩馨蕴说起这个话题也是感慨颇多,“网球只是一份工作,并不是说你的网球打不好你的人生就很糟糕了,放下一些东西再去努力,心态会不一样。”

但现实并不会仅仅因此就变得温柔。离开国家队后的韩馨蕴没有了固定的经费支持,因为排名低又找不到赞助商,一切参赛、请教练所需的费用都要由自己来支付,而她所有的资金来源就是打比赛所获得的微薄奖金。此前为了改善自己极为薄弱的发球和反手,她请来了曾经的男子网坛名将甘比尔做自己的外教,技术确实有了实质性的提升,但是付出的费用对她来说也是很难承受的负担,“一个月就差不多把我上半年的奖金给花光了。”于是现在,她又回到了没有外教的状态。

“(这个处境)已经难得不能再难了,”说这话时韩馨蕴带着笑,成熟了的她学会了用另一种角度去看待问题,“但我觉得,如果我花20万能学一个发球学一个反手,我值了。”

现实残酷,却义无反顾。蜕变后的韩馨蕴将继续向世界前100这个生涯目标努力。这次,她不再需要去在意什么,也不需要去达到谁的预期,只是要为自己的坚持找一个归宿。

专访实录:

网易体育:和佩内塔的比赛打得非常激烈,我们看到是有一个机会,你中间是有想过可以击败她的吗?

韩馨蕴:一开始知道她美网之后一直在庆祝,她自己也说会退役,可能没那么专心在球场上,所以在比赛之前我就感觉自己会有希望去战胜她。因为我之前在武汉的状态就不错,到中网来保持的也很好。

网易体育:这场比赛之前是有专门的研究过对手吗?

韩馨蕴:有看一些录像分析,然后我2009年和她打过,所以应该说准备的还比较充分吧。

网易体育:柏衍之前说他也会做录像分析,差不多每次要看半个小时,然后对对手的基本技术有个了解。你觉得佩内塔是个什么样的球员?

韩馨蕴:她是一个非常顽强的球员,技术特点没那么的突出,但是她非常顽强,不会轻易丢一分,属于比较主流的欧洲沙地打法。所以我也在比赛中准备好了打更多的相持球。

网易体育:最后没有赢下来是不是很遗憾?

韩馨蕴:对,其实很想胜利。其实后面就不紧张了,一开始还挺紧张的,后来就放开了,不过对方也越来越进入状态,后面给我的机会也就不是很多了。

网易体育:你是主场作战,你觉得主场观众的氛围怎么样?大家给了你什么鼓励?

韩馨蕴:你知道我们总是去国外比赛,就总是觉得是在国外,没有在国内比赛那么踏实。所以虽然同样是在中心球场打球,但这次进钻石就不像当初进罗德拉沃尔(法网)时那么害怕的感觉。所以这次整体感觉非常好。球迷非常热情,我也听到很多声音说“韩馨蕴加油”这种,非常热情。

网易体育:你15岁的时候就已经去打全运会了,到现在已经差不多10年了,你觉得现在的自己和15岁的自己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韩馨蕴:更加成熟吧。当时我进到浙江队,算是他们的主力,帮他们打全运会,现在都十年了……就觉得更加成熟,还好当时没有放弃,还在坚持。

网易体育:2010年澳网是你第一次参加大满贯吧?

韩馨蕴:是第一次参加澳网,09年第一次参加了美网。

网易体育:澳网跟斯托瑟打得也很纠结,记得当时的情况吗?

韩馨蕴:对,也是一上去就抽到本土的一号。我当时没想到能打得那么好,要是后来能一直保持下去就好了。

网易体育:中国赛季,中国运动员都会想要利用这个机会,更好的展现自己,那这个中国赛季打到现在,你对自己的表现满意吗?

韩馨蕴:挺满意的吧。因为去年有些比赛,比如去年中网我也是来打预赛,就被别人打得很惨,但是今年就是状态越来越好,不会再前一天晚上去担心第二天的发挥,而是全力以赴去做好自己的这一部分。

网易体育:听说是有外教了吗?

韩馨蕴:现在是没有外教,之前请了一段时间。因为经费的关系,你不可能长期请他,因为我已经不在国家队了,所以我的这些费用基本上是自己在垫着,所以经费要考虑,如果都付给外教了,可能就没有机会出去比赛了。

网易体育:所以现在你就是除了比赛奖金之外,没有别的收入了是吗?

韩馨蕴:没有。

网易体育:赞助商也没有吗?

韩馨蕴:没有。

网易体育:那球衣啊球拍啊这些呢?

韩馨蕴:球拍是有赞助,装备这些是Nike会发给我一些,不过现在他们的要求也比较高,可能我还没有达到他们的要求吧。

网易体育:所以对你来说,现在这个处境,最大的困难就是在资金这方面吗?

韩馨蕴:对,我觉得已经难得不能再难了(笑)。但是也没有到让我想离开这里去赚钱或怎么样的地步,我觉得钱是以后可以赚的,但如果你现在失去了这段时间去打球的话,你将来会后悔的。而且也不是说跟别人差距很大,如果我要现在是七八百名、五六百名,我也不打了。现在看状态还比较好,还继续走上升的势态,所以想继续坚持坚持。

网易体育:你们这一代球员,会觉得跟李娜、郑洁她们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韩馨蕴:我非常佩服她们这上一代的姐姐们,因为她们就也是在非常困难的环境下,之前也没有很好的成绩来拉他们一把,都是靠自己的努力一点点走上去的。像我们这一批就是给我们创造了很多条件,但我们可能心里层面的成熟度不太高,就是经常会紧张,或者就是常说的会“犯怵”。我觉得可能是跟年纪有关系吧,亚洲人可能成熟的比较晚。我觉得再给我们一些时间去沉淀一下,可能过几年会更好。像现在,说实话我们跟她们的差距越来越小了,不像前几年,前几年我们可能拿外卡来打会输的很惨,但现在就是比分越来越接近,包括中网的预赛有越来越多韩式隆胸多少钱中国球员参加,我觉得挺好的。

网易体育:昨天我还跟几个记者聊天,说都觉得你成熟了很多,你觉得这种成熟是来自于你“单飞”以后的这种自我成长,还是来自于什么?

韩馨蕴:可能我去年参加双打比较多,也赢得了一些比赛,可能增加了一些信心吧。然后单打今年请了一些外教,还跑去美国呆了一段时间,在那就觉得有时候太在乎事业了会跳不出来看这些,因为那的人就只是觉得网球是你的一份工作,并不是说你的网球打不好你的人生就很糟糕了。就是放下了一些东西再去努力,心态会不一样。我当时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她也在国家队,她比我大四岁,四年前她会安慰我说,你要放好心态你才能打好球。因为当时我就是很急功近利的那种感觉,自己也会觉得很难受,但那时她说完那句话我没有感受,我没办法去转变我的心态。然后她跟我说了一句我记得特别清楚的话: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自然就好了。(笑)等我四年之后到了她当时的年纪,现在我就觉得,确实,感觉都不一样了。可能还是需要时间沉淀吧。

网易体育:因为你现在单飞就是自己一个人,然后如果要打像对佩内塔这么一场比赛,你要做一些赛前准备,武汉最好的牛皮癣医院要去看录像,要去约合适的搭档去练球,就是这个流程是怎样的?

韩馨蕴:前一天晚上睡觉之前我会去看一些录像,熟悉一下她的技术特点、得分手段。然后教练也会在比赛之前给我布置一些战术,叮嘱我注意哪些方面,比如击球线路之类的。

网易体育:未来还会想要再找外教来提升自己吗?因为你说之前短暂的请过外教。

韩馨蕴:对,大家都知道我之前发球和反手很烂,之前就一直没有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后来我现在的教练他认识甘比尔,也是以前很出色的球员,就在去年请他过来带了我一段时间。因为他是双反,反手和发球都很好,所以他就来帮我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后来又把他老爸请过来,就是专门的3个月的时间。然后他们就是指点了一下,就完全不一样了,自己就感觉不会像以前一样,总觉得缺点什么。现在就是感觉要加强身体素质啊、自信心啊这些东西。

网易体育:那甘比尔你请他的这个费用是友情价吗?

韩馨蕴:对,但是也不便宜,所以我只够请他一个月的钱,一个月就差不多把我上半年的奖金给付光了。他当时大概一周要3500美元左右的薪水。然后请了一个月后觉得,还是请他老爸吧,老爸便宜一点。效果也还差不多,但是老爸年纪大了,所以不可能跟我到处走,所以后来也没有继续合作下去。而且中国这个环境他们也不太适应。

网易体育:所以他们要来中国的话,机票、食宿这些你也要管事吗?

韩馨蕴:都是我在出。

网易体育:所以除了要付每周3500美元外还要再出额外的机票、食宿的钱?

韩馨蕴:对,是这样的,所以一次性支付下来是挺大一笔负担。但我觉得,如果我花20万学一个发球学一个反手我值了。就现在不会觉得后悔或怎么样。因为网球这个东西确实挺费钱的,没办法,像张择他们的教练都很贵,但可能他们现在有国家支持,相对来说好一点。

网易体育:那你北京哪家医院治银屑病觉得你是希望回到以前那种国家队的状态,还是希望继续现在这种自己承担各种费用的状态?

韩馨蕴:我很感谢国家队,他们那时候在我们身上付出了很多,也是花了很多钱,才能让我有当时的高排名。虽然后来因为受伤了或者因为什么原因,我掉下来了,然后就离开了国家队,但如果没有之前他们对我的培养,我相信我就是不会这么快就能回到这个圈子里面,所以非常感谢他们。不过现在他们可能需要培养更多年轻的运动员,然后我们现在这些年纪偏大一点的可能就要往后靠,所以可能还是需要找一些社会上的资源吧。我觉得喜欢网球的(投资者)也挺多的,可能我们还没有遇到那种特别喜欢而且真正关注这个运动的,所以后面可能还会再找一些赞助商吧。

网易体育:你对自己有一个怎么样的职业期许,目标是什么?

韩馨蕴:我非常希望我单打能够突破进入前100。我年初的时候去美国和别人聊天,她们都觉得前50才是一个坎儿,但对于我们国内的选手来说前100可能更加适合一些。所以我希望自己以后选赛选的好一点,不要老去那种大牌选手很多的地方。看后面的安排吧。

网易体育:感觉中国球员光子脱毛需要多少钱普遍成熟的会晚一些,所以25岁还是挺年轻的。

韩馨蕴:我也觉得挺年轻的,我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状态甚至可能比我19岁20岁的时候还要好,那个时候身上反而很多伤病,我现在就是自己保护的也比较好,然后团队在国内也是比较优秀的。可能后期想再加强下体能吧,找一些体能这方面的专家。

网易体育:可以介绍下你的团队吗?

韩馨蕴:有一个北体大的康复师在跟我,身边团队的人都很优秀,如果有伤病什么的都可以直接找他们帮我诊断看是否要休息。教练方面,现在是王虎符,朋友在帮我,我们还在考虑去哪里训练,最近比赛比较多,所以还没有考虑到下一步。

网易体育:所以外教是不是还是要继续找?

韩馨蕴:对,那是肯定的,但是网球这个圈子不太好找,适合你的、不适合你的、价钱还有时间,就很难调和,可能会考虑去国外训练吧,他们毕竟大多在那边,中国相对来说还是资源比较少。

城市之窗家具官方网

污水处理设备公司

车辆公告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