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滚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赶场做戏的中国式社交网络

发布时间:2021-01-20 01:54:40 阅读: 来源:滚丝机厂家

“我和我的几个朋友开发了一个社交网站,挺好玩的,有空上来耍耍...”,几个月前,我的msn邮箱陆续出现几封社交网站的邀请信,这些措辞恳切但又千篇一律的“谎言”来自我熟识的朋友。他们中大多数人绝无可能去开发网站,因为他们从来搞不清楚PHP(一种web开发脚本语言)和PPG(一种web直销衬衣)的区别。我试着点开了其中几封信中的注册连接,它们有的指向蓝色网站,有的指向红色网站。这让人联想到图片社区Flickr的标识——一对红蓝两色的小药丸。

我先来到一家号称“海内”的蓝色网站,惊奇地发现很多朋友已经在里面安营扎寨了。他们中有海归、连环创业者、记者、程序员、老板、导演、教授、摄影师、设计师、士兵、大学生...其中上班族的活跃度最高,而且在这里一周能交叉到的新朋友比过去十年都多。社区网络的火爆似乎与年前好莱坞剧本作者的大罢工不无关系。过去一年间,优秀的沙发肥皂剧和影视巨制集体缺席,加之百年不遇的大风大浪之下众生万象,网络浮木上拥挤着大批心慌意乱的超女快男和宅男剩女,纵使是办公室里的冤家对头,在社区网站上也能和谐共处,因为在这里乱停车不但不交费,还能挣钱。

一些无厘头的,过家家式的盗版互动小游戏舒缓了生涩乏味的现实社交动作,极大简化了情感的数字化交流方式。更重要的是,社交网站不像在线多人游戏那样占用精力,可以在上班期间从容打点而不被发觉。我的“虚拟”朋友中很多都是上班族,他们在社交网站厮混的同时也有着不同的感受,《中国企业家》的一位资深记者说:“这里是三十岁以上的女性打嗝放屁的好去处。”此话难免有些偏激,毕竟SNS上的单身男性往往也能兴风作浪,一本讨论中国和印度社会问题的书中如此断言:“历史上,当大批男性无法结婚时,他们就会聚到一起,要么成为和尚,要么结为匪帮。”无独有偶,一位常年在海外四处奔波的光头朋友成立了一个颇有人气的SNS圈子——光头帮。

也有不少人对社交的网络化有些先天的乳糖不适或者后天的三聚氰胺过敏。一位年轻导演在个人博客上宣布退出社交网站的好友买卖游戏,理由是被人当作筹码“做多套利”的滋味不爽。而我在flickr里则很少接受那些“网络社交家”的好友邀请,看着他们四位数的好友列表,你总是不自觉地认为这份交情已经被摊薄稀释掉了,或者怀疑此人是否有足够的时间用于摄影。你可以在myspace里搭讪麦当娜,在facebook里跟奥巴马套磁,但这并不能改变人际网络的N跳原理,也没有几个人真的敢拿老板或者老婆的闺密寻“开心”。

在摩根斯坦利的一份互联网报告中,Facebook用户认为“与他人比较”是仅次于“加强交流”的重要应用。中国城市白领中流行的“开心001网”和“海内网”等社交网站也提供类似的功能,例如“扎绵羊”这样的,十多年前的小游戏再次火爆,原因很简单,每个人都希望能够给朋友们留下“猎豹一般的反应”这样的印象,甚至不惜像刘翔那样玩命操练“压枪”技术。当然,与他人比较或寻求认同的大前提是找到合适的“圈子”,汽车、旅游、摄影(图片)、音乐、性(情感)这几样易耗消费品依然是社会化网络圈子最常用的编制材料。遗憾的是,今天的中文SNS平台大都存在功能性障碍,例如你可以发起投票,但却无法添加一个打企鹅的血腥游戏(web之父马克安德森最近搞的有那么点意思)。而且今天的城市白领对于文化、娱乐、体育、消费的口味从来都是飘忽不定,缺乏主见,少数玩得出位的主又没太多功夫泡在社交网上。

相当一部分白领朋友表示社交网站越来越不好玩了,于是社交网站们开始加班加点开发(拷贝)新的玩乐程序,但是社交网站的创新源泉来自自组织式的Geek社区的高度繁荣,而不是网站自己的程序员,前者在中国暂时还不成气候(软件业的大环境不好)。此外,股市的暴跌和社会幸福指数的不断下挫导致消极情绪弥漫,英国有三分之一人口因此换上“社交自闭症”,中国的情况或许更加糟糕,人们往往会寻求其他方式来排解心理压力,例如有美国媒体鼓吹说夫妻房事频率从每月一次提升到每周一次带来的幸福感相当于给美国普通家庭的年收入增加5万美金(房事能够救房市?)。不过也有些逆势而上的细分社交网站,例如偏重商业社交和人才交流的Linkedin网站,与普通社交网站相比,Linkedin带有更明快的成功主义色彩,也让人感慨雪地里的野雉更容易上套的道理。

我们没有理由怀疑社会化网络在社会主义中国的光明前景。从facebook过去两年的用户结构变化我们能看到,25-44岁的中青年阶层正在超越24岁以下的青少年成为主流用户。在中国, 除了70后和上了年纪的80后白领之外,44岁以上上过山下过乡重情义的中老年人也是社交网站的庞大潜在用户群体,但是一份调查显示中国有55%的老年人无法适应微软操作系统的人机界面,这个环节看来只有乔布斯而非比尔·盖茨能够打通。

中国是MMOG(多人在线游戏)大国,也是全球移动应用最大的市场,这些都是孕育中国特色的社会化网络的大肥皂。MMOG对社会的影响已经开始向“白骨精”阶层扩散,我曾陪一位IT公司的CEO出差,他到酒店后的第一件事是吩咐秘书立刻支起笔记本电脑帮他在《征途》中练级。根据《哈佛商业评论》的一篇报道,IBM的一位项目经理承认,常玩MMOG有助于提高领导力。更早一些的报道曾指出,CS(反恐精英)这样的联机射击游戏能明显提高外科大夫的手术操作准确率(例如三秒钟内用两根手指把毛细血管打成一个水手节)。过去,不经意的打嗝放屁只能蛊惑一电梯的人,如今,通过类似Twitter这样的微博客或移动博客,则随时有可能波及整个虚拟社区。即使是崇尚远离都市与网络喧嚣的驴友,也开始在Google Earth上呼蜂引蝶,越来越多的观光照片内嵌GPS坐标信息,你只需要将照片输入GPS,就能按图索骥,顺藤摸瓜。

今天,社交的虚拟化已经从少数细分人群中蔓延开来,个人博客如过江之鲫,大家漫不经心地互相翻阅日记,隐私不断通货紧缩,直至像丁字裤那样引起不适。年轻人打开xbox360上网厮杀,在豆瓣网上获得品位,在SecondLife上获得新生…对于社交网站来说,最大的区别是我们的大脑神经元需要重新学习不穿马甲的水上社交技巧。

更好的娱乐是今天虚拟社交的基本纲领,但真正能让我们开心的不是别人,当XP自动切换成酷酷的黑色背景时,我们才有机会从电脑屏幕上好好端详一下忙碌中的自己。

净化BT(超V版)

梦幻超级版

天下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