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滚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超玩转意念力最酷可穿戴设备

发布时间:2021-01-20 03:23:04 阅读: 来源:滚丝机厂家

“王越同学,你现在的专注度只有20%,注意专心课堂,认真听讲。”

2013年5月28日,在深圳观澜中学的课堂上,学生们戴着发带认真听讲,老师站在讲台上清晰地知道每个学生的专注力和分散度。

意志转移?念力控制?读心术?都不是,奥妙在学生头上戴的发带上。

发带上的芯片会收集学生脑波,发送到PC端接收,然后系统将脑波信息化,以数据的形式显示出来。老师通过电脑反馈出来的数据,观测学生的“意志”,进而了解每一个学生的专注度。

“这是一个脑波上的可穿戴设备,和心电可穿戴原理是一样的,也是我们公司第一个自主研发生产的产品。”深圳宏智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智力”)创始人吕力超介绍,这款产品已经运用在观澜中学和红桂小学的日常教学中。这仅仅是宏智力的开始。

今年6月份,宏智力推出了其自主研发的第二款产品Brainlink,这款产品让宏智力在业内打响了知名度。

“当初没有想过这么早推这个产品,其实产品还有需要完善的地方。只是今年正好有一个可穿戴式设备的概念,我们抓住这个时机。”

吕力超深谙这个行业的规则,“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除了产品本身的价值,时机很重要。

“2012年底开始研发,中间一直在等苹果的MFI推出,等它们的密码,拿下它们的芯片。”

芯片对产品来说,在技术上来讲是一个接口,另一方面也具有一定的商业意义。在苹果的配件商城里面,不管是官方还是线下店,拿到芯片就是拿到了一个入场券。

“其实这个产品也是对天使投资人的一个承诺。投资人提出来移动互联网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建议我们将软件转移到移动端上。靠着前期的累积研究,半年时间,就推出了Brainlink。”而宏智力的“天使”,正是错失海普瑞的天使投资人杨向阳。

脑电技术出身

“神念第一代有触点的MS,里面有些程序是我们设计的。”

略显安静的脸庞,字正腔圆的发音,让30岁的吕力超显得很沉稳,当然这也与他的经历有关。

“我是典型的海归创业青年。”吕力超笑着一句话介绍了自己。

谈到创业经历,吕力超也很简洁。

“在加拿大完成了本科课程以后,就回国去香港理工大读研,读研期间开始接触真正意义上的脑电。”

如果说本科学习电脑和世界医术,使得吕力超敲开了脑电研究的大门,那么真正将他送入创业这条路的,则是他的研究生生涯。

“理工大有一个特点,和产业的接触很紧密,里面有很多老师本身就是产业里面的人,比如企业CEO,也有一些成功的创业者。”

吕立超研究的方向是多媒体和娱乐科技,通过老师接触到了美国神念公司,并开始做脑电项目。

“当时还早,是2008年的时候。神念第一代有触点的MS,里面有些程序是我们设计的。”吕力超介绍道。

2010年理工大毕业之后,吕力超就近在香港理工下面的一个公司继续做研究工作,也正是这个时候,深圳宏智力应运而生。

“当时接触了神念很多的好项目,主要是利用脑机接口技术跟多媒体结合。其实,这种技术一直在医院和军事里面运用,只是成本很高,不适宜大众推广,像测谎仪。”

“神念做了一件行业内的好事。”吕力超很肯定神念在业内的影响力,“将脑电波技术转化成适用于大众市场运用的程度,将这些项目的成本压低。”

有了技术,真正的落地推广成为难题,创意成为难以跨越的突破口,也给吕力超提供了机会。“我在理工大学的就是多媒体和娱乐科技,也学了一些创意的经济学,主要是怎么去把创意变成公司和产业,怎么变商业化。”

宏智力的前期主要是做一些软件,当时研究的是游戏和人机交互。

“我们认为游戏是一种媒体,有很多种类,其中一种是以教授某种技能为目的的游戏,通过游戏中的事件来锻炼人的专注力和放松度。”

初成立公司的吕力超和两个理工的同学,梦想并没有很大,只是想把公司做的项目运营下去,希望可以做更多的软件和APP,产品也还是主要集中在PC端。

天使投资人杨向阳

吕力超充分吸纳了杨向阳的意见,在随后的一年里,他只做了两件事。

真正的转折是在参加了一系列会展之后。

"参加了几个展会之后,有一些投资人看中了我们的项目。"在这些投资人当中,吕力超与源政投资董事长杨向阳进行了深入接触,并最终超接受了杨向阳的投资。杨在医疗领域的耕耘很深,知名投资案例有海普瑞等。

对杨向阳,吕力超毫不掩饰地表现出赞赏。

"杨向阳的投资眼光是很好的,在天使投资界也具有相当影响力。进来之后也给我们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

杨向阳一进来就提出自己的想法,他认为就目前市场而言,传统软件做不大,必须要有自己的品牌和产品,并建议将软件应用从PC端转到移动端,移动互联网将是未来的主流。

吕力超充分吸纳了杨向阳的意见。在随后的一年里,他只做了两件事:一个是做自己的产品,一个是把软件从pc转移到移动端。

“天使投资人投项目看得都比较大,希望能够在行业上有一定影响力,所以在商业模式上会有一些要求。”

目前,宏智力还处于天使投资阶段,吕力超也表示,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会有A轮融资的可能。“目前已经在接触了,只是没有很实质性的进展,投资方在观望,我们也在选择。”

而对吕力超来说,眼前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产品的销售渠道。

从6月新产品brianlink的推出到现在,其月销售量在100多台,包括线上和线下。

“现阶段,我们的重心从技术转移到了渠道上面。一套产品卖出去,主要赚的是硬件的钱,现在的APP应用都是免费下载,所以需要跑量来实现盈利。”

目前,brianlink的销售渠道一方面是展会,另外则是直销和线上。“渠道相对来说多一些,有些线上的渠道有线下店,然后也有一些电子商务,像淘宝、天猫、京东。线下的渠道的拓展,现在已经在谈了。”

对渠道的选择,吕力超倾向多样化,但不失慎重。

“只要不做总代,什么都可以尝试。”吕力超笑着表明态度。

吕力超目前正在与一个大型教育机构接洽。“儿童教育这方面可能就直接交给大机构去做,可能会在产品包装上有一些变动,他们有自己的销售渠道。”

“在完善好渠道之后,产品最终会回归到产品上。”吕力超坚定地表示。

“可穿戴设备这个市场蛋糕很大,我们不能自己全部吃掉。将产品做好,做完善是我们的初衷。”

对吕力超来说,当初的小小梦想已经可以给自己一个阶段的交代了。

从开始三个人不到100万的投入,到现在吸引天使投资差不多1000万元的资金,尽管有一个合伙人离开了团队,吕力超仍然感到满足。

“团队现在不到20人,其中研发和市场有几个骨干成员,包括天使投资人,核心成员不算多。”

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吕力超很开放。

“长远来说,我希望以后不管是IPO或者是并购,可能未来神念把我们并购或者是参股进来,只要是能够通过这一种商业结合,让概念可以形成或者上一层台阶,我都觉得是蛮好的。”

APP应用或收费

“未来将会推出20款新的应用,新应用可能会采取内购收费的方式。”

一说到产品,技术出身的吕力超就显得颇为兴奋,开始侃侃而谈,并很积极地边介绍边演示。

“brianlink产品是通过芯片,检测大脑生物电的原始波信号,然后再转化成像专注力、放松度、疲劳度。APP实际上是将这些检测出来的东西与生活结合,这个设备只要能将这些数据准确地检测出来,它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吕力超解释,APP才是真正的产品。

连接装芯片的端口是发带,信号灯亮时,便可以带上进入意念世界。

“我们的产品是三个触点,这是必不可少的,前额有一个触点,夹耳朵的上面有两个触点。”

带上头箍,直接打开手机,进入游戏界面。共有10款应用,针对小孩专注力和放松度的意念力蚂蚁、意志力塔防;适合压力比较大人群的意志力瑜伽等。通过大脑波段的变化来调节大脑专注力和放松度的运用,以达到正常健康的状态。

选择专注力、放松度和疲劳度的监测,也是吕力超深思熟虑的结果。

初期在选择产品项目时,他也接触了很多的公司。“当时有些公司在研究监测快乐、悲伤、愤怒这些情绪方面的东西,是很好,但是很难落地。”吕力超向记者解释。

监测情绪至少需要12个触点,因为不同的人在快乐或者悲伤时候的脑波是不一样的。在使用前,需要先具体收集每一个用户在不同情绪时候的脑电波段,进行试配,因此在用户体验方面并不好操作。目前在医疗领域有研发,但是延伸到大众消费市场,获取用户和使用的成本都太高。

但是专注力和放松度不一样,在科学领域已经得到验证,全人类在放松的时候脑波都是在high阿尔法。

“所以这款产品是比较合理的脑波监测仪器,结合游戏、简易操作是一大特点。里面可以通过系统设定每天玩游戏的时间,也可以连接网络,将自己的结果放到平台上和其他用户对比,看自己的水平。”吕力超介绍。

目前brianlink已经运用的10个APP都是免费的,未来会不断地推出新APP和配件系统。未来将会推出20款新的应用,新应用可能会采取内购收费的方式。

“当中很多APP应用都是个人开发者的作品,他们需要收入来源,内购情况下,也鼓励更多的开发者去开发这些游戏。”吕力超笑着表示,后期推出的主要偏禅定和冥想方面的应用,可能要等到客户累积度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再进行收费。

专注做好一个产品

“在可穿戴这个大领域里,我们只要把我们这个小部分做好,我们就算成功了。”

对可穿戴产品来说,产品是否能够持续下去是关键。

一方面,可穿戴设备本身是一个概念化的产物,产品的用户粘度是不确定的,持续度也难以把握;另一方面,可穿戴设备的运用价值,即客户痛点,也是较为虚幻的存在。

目前,可穿戴设备在西方市场发展情况比较好,在西方的文化里,西方人会比较在乎自己身体的信号。但是中国人有更在乎的东西,像社交、娱乐、游戏等,这三样东西在移动互联网占主要的市场。

“中国人对自己身体数据的关心程度,目前我持保留态度。”吕力超很客观地表示。

但是,可穿戴设备的未来趋势则仍然被看好。

“就脑电产品这块而言,有一款产品做得很好,美泰玩具生产的Mindflex,它主要是通过脑电控制来实现两个人意念,目前销量已经达到300多万台了。”吕力超认为,玩具应用已经验证了脑电的产品在大众群体中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我觉得要是穿戴式设备结合一些游戏的做法去做,可能会是一个突破方向。国外也有和我们类似的产品,主要是一些创业团队在做。他们的模式很多是众酬项目,有失败,也有成功。”

与国内不同的是,国外的创业团队根据不同的客户群体,做很典型的穿戴式设备,加工形式比较接近。国内做可穿戴设备的企业很多,而像宏智力这种脑机接口型的企业却屈指可数。

“国内做的比较好的脑机接口主要是北京师范大学,不过他们以研究为主。除了北师大下面有一些附属的学校,我们现在也在和深大进行对接合作。在可穿戴行业中,脑机接口是一个很大的行业,我们做的只是一个很小的部分,只要把这个小部分做好了,我们就算成功了。”

吕力超告诉记者,“我个人希望这样的技术可以在大众消费市场运用,游戏不光是用来浪费时间,应该是可以提供更多的东西。希望可以通过这款产品养成禅定的习惯,让大脑更健康。”

水浒q传无限元宝破解版

图腾领域冒险之旅破解版

百乐游戏大厅最新版

轩辕剑之天之痕